手机访问
https://m.quledu.net

来者犹可追[重生] 第21章

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 本站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站推荐: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神女重生:邪王之倾世之恋唱见大佬三国之神级霸主美漫之多塔杂货铺美食大陆异世之神造崛起之宋末称雄皇权王座昙华录
  第21章

  一整夜荣焉都在与前世有关的梦境里挣扎。

  先是梦见了逃离皇城那日漫天的火光,叛军的嘶吼震天,宫人们在惨叫,他与李页二人身上不知沾染了多少人的鲜血,将他从小长大的地方,他至亲的母后全都抛到身后,一步一步地从死地走出一条生路。

  再之后,梁稷开始出现在他的梦里。

  先从他孤苦无依地在驿馆里生病,梁稷从天而降给他送去了一点温情开始,到之后二人渐渐熟识,相知相守相恋的点点滴滴细节——

  梁稷曾一整个下午什么都不做只待在府里陪他看书写字;也曾策马出城带他去山间打猎、去河边捕鱼;他也曾故意在梁稷当值的时候悄悄等在他会路过的街角;又或者冒着风雪只为和梁稷一同走过陇城的街巷。

  再后来——

  他莫名其妙地成了刺杀寿光帝的主谋,梁稷亲手将他带回宫中就音信全无。他被关在偏僻寒冷、人迹罕至的寝殿,被人一遍又一遍的审问,被人活生生地折断手腕。

  到最后迫不得已饮下毒酒,死在梁稷怀里。

  不过是南柯一梦,却仿佛将前世重新活了一次,以至于从梦境中清醒过来的时候,荣焉仍有些恍惚。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重生过,与梁稷的那些回忆会不会只是自己的一场幻梦。

  那些甜蜜与温情他们从来不曾有过,他们从来就只是再陌生不过的关系?

  “公子!”

  瑞银端着温水进来,发现荣焉正坐在床边发愣,不由诧异,“您怎么面色这么差,别是昨天真的受了寒气,不然待会让管事请个大夫回来?”

  “没什么关系,不过是做了一场……噩梦。”

  荣焉接过在温水之中浸过的布巾擦了擦脸,将自己从那个冗长的梦境中彻底抽离出来,而后抬头朝着外面看了一眼:“让人准备车马,待会我要出门。”

  “还出门?”瑞银有些犹豫,“这天寒地冻的您不如在府里好生歇息,有什么事吩咐旁人去办就是了。”

  “旁人替代不了。”荣焉淡淡道,“我有事与纪王殿下相商……你先让人替我去送一封拜帖。”

  瑞银知道自家这位小公子与纪王素有交情,此刻打量荣焉的脸色,直觉他确实是有要紧的事,也不敢再问,乖顺应声:“是,公子。”

  拜帖送出不到还不到半个时辰,房门便被人急匆匆地敲响,瑞银前去开门,方才去送拜帖的小厮慌慌张张地滚了进来。

  荣焉放下手里的粥碗,诧异看他:“不是去送拜帖,怎么慌成了这幅样子?”

  “公子,”小厮吞吞吐吐开口,“小人……小人办事不利,那拜帖并没能送到纪王府,而是被,被……”

  荣焉沉默稍倾,不知想到了什么,轻轻笑了一声:“太子府的人?”

  “是,”那小厮连忙点头,“小人还没到纪王府就被他们的人拦了下来,撕碎了公子给纪王殿下的拜帖,还说……”

  荣焉徐徐地喝了一口粥,歪头看他:“太子殿下有话带给我 ?”

  “是,公子。”那小厮说着话,从怀里摸出一封信,“他们说这是太子殿下给您的。”

  瑞银接了信递给荣焉,荣焉将信拆开,看着上面短短的一行字沉默稍倾,点了点头:“知道了,你下去吧。”

  没被斥责让小厮松了口气,朝着荣焉行了礼便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瑞银关好房门,回头发现荣焉还盯着那封信若有所思。

  “这陇城之中,还真的是没有能瞒得住的秘密呢。”荣焉抬眼看向瑞银,开口道。

  瑞银小心打量荣焉的脸色:“公子,还准备马车吗?”

  荣焉将手中的信轻轻捏成了一团,随手扔进了一旁的炭盆里:“不用了。”

  纸团遇见炭火,很快就化作一团灰烬,荣焉盯着看了一会,轻轻眨了眨眼:“待会我自己出去。”

  瑞银面上的神情明显不怎么赞同,却还是道:“那我去给公子准备一件厚点的斗篷。”

  年关将至,天气似乎又冷了几分,荣焉裹着瑞银准备的厚重衣袍在寒风之中走了一会,就感觉寒意浸透了肌骨。幸而他要去的地方并不算太远,从南门出城没走多远,就看见仿佛凭空出现在这荒郊之中的一座亭子。

  几个护卫守在附近,荣焉方一走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章换源阅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