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https://m.quledu.net
  第09章

  武德殿内轻歌曼舞,杯觥交杂。

  荣焉手指无意识地摩挲着酒盏上的纹路,状似在看面前的舞者,目光却有些涣散。

  寿光帝在武德殿待了一会便借口身体不适,将这场宴席交由太子高淙,自己先回了长乐宫,原本被拘着的文武百官倒逐渐放纵起来。

  作为在场唯一一个魏人,这场宴席的主角,荣焉不可避免地成为了焦点。他本就酒量一般,几盏酒入喉便已微醺,却仍旧面色白皙,言语清楚,竟是无人察觉。

  除了梁稷。

  自进到这武德殿中,梁稷的目光几乎没从荣焉身上移开,别人已酒过三巡,他却始终端坐在那里,滴酒未沾,不动如山。

  荣焉每每转过视线,都会对上对方几乎是审视的目光,原本挂在唇边的笑意逐渐淡去了几分。

  梁稷这是在防着他?

  荣焉突然起身,朝着歪坐在御座下首的太子举起酒盏:“在下在魏的时候,就一直仰慕太子殿下,现在来了徐还望殿下以后多多照拂!”

  话落,他一抬手,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放下手臂随意转了转视线,果然瞧见那人的眉头皱了起来。

  荣焉从心底发出一声轻笑。

  高淙原本一个人一面赏舞一面漫不经心地喝着酒,见荣焉起身,也举了举手里的酒盏:“父皇交代过的事,本宫岂敢不从?更何况……”他露出一个玩味的笑,“我觉得你这人挺有意思的。”

  说着,他将目光转向对面的高淳:“是吧,二弟?”

  高淳正侧头跟身后的孙翌说话,下意识转头:“皇兄说什么?”

  高淙喝光了杯中酒,晃了晃空空的杯盏,漫不经心道:“也没什么,只是方才瞧见你们有说有笑的进来,想着你们关系应该还不错,随口问问。”

  高淳面上笑意不减:“前段时日父皇派我接待魏国使团,与荣焉有了些交集。”他说着朝着荣焉看了一眼,“他性格跳脱直率,确实是个很有趣的人。”

  荣焉翘起一面唇,又给自己添了杯酒:“近段时日有劳纪王殿下关照,我也该敬上一杯酒才是。”

  高淳笑得温和:“不必这么客气。”

  一抬手臂,也饮尽了这杯酒。

  高淙看着他们二人轻轻哼了一声,却也没再多言,自己斟了杯酒,慢慢地喝着。

  歌舞曼妙,酒意正酣。

  紧闭的大殿门突然被人推开一条缝隙,一个半大的身影探头进来,有些好奇地看着殿内的一切。

  “谁在那儿?!”

  一道低喝突兀而起,惊动了那个身影,也惊扰了大殿中的人,一时间歌停舞止,所有人都侧耳听着殿外的喧哗与吵闹。

  高淙懒洋洋地抬头看了一眼,示意身后的内侍:“去看看怎么回事?”

  内侍匆匆而去,很快便又回来:“禀太子殿下,是三殿下不知何时偷偷跑到了殿前,侍卫发现之后要带他回去,但三殿下不愿,侍卫不敢为难,这才闹腾起来。不过已经派人去昭宁宫请三殿下的乳母了。”

  “外面风寒露重的,总不能让他一直在外面等着。”高淳转过头望向高淙,“皇兄,三弟还算听我的话,不如我送他回昭宁宫。”

  “还是二弟想得周到。”高淙轻轻笑了一声,目光在殿内转了一圈,将一众朝臣各种各样的表情都收入眼底,看着高淳出了门,听见殿外确实消停下来,拍了拍手:“好了,继续吧。”

  说是继续,但众人的兴致皆已被打断,连带高淙自己也有些意兴阑珊,又饮了几杯酒后,终于开口,结束了这次宴席。

  高淙打着呵欠率先离开,文武百官跟着陆续散去,大殿内逐渐安静下来,荣焉才撑着桌案起身缓缓向殿外走去,看面色没有什么异常,脚步却踉跄起来。

  跟在他身后的内侍看了一眼,却没有搀扶的意思。

  殿外不知何时下起了雪,把威严的皇城逐渐染成了白色。

  荣焉仰起头,让飞舞的雪花落在自己脸上,伸手去拭,只感觉到一片冰凉的湿意。

  魏国极少下雪,偶尔撞见几次,也不会有这样苍茫的气势。所以对当年初来徐国的荣焉来说,这里的冬天虽然难熬,却还是有那么一丁点的新奇……和美好。

  一把纸伞突然伸了过来,挡住了荣焉的视线,也遮住漫天飞雪,荣焉扭过头,发现梁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章换源阅读
X